橙色木丁

【KA】HNY

呜呜呜

免丶:

Happy New Year




KA无脑甜饼 全文2500-


90分钟速码跨年贺文 无捉虫 


时间轴串联现实与目前剧集




+++++++++++++++++++++




「学长快到了吗?」


「对不起啊Kongphop,公司那边我负责的货物出了点问题,我已经在往回赶了,可能……来不及跟你一起跨年了。」


……


「没关系的,学长别太着急,路上小心。」




讯息一发出去便显示已读,之后却没有了回复。Kongphop看着对话框里Arthit的头像,还是平安夜时Kongphop拍的。当时大家在Bright的酒吧庆祝,Arthit被Kongphop戴上了圣诞帽,在Kongphop戴上麋鹿角发箍被众人起哄时别扭地低头啃着苹果。


Kongphop用手指点了点图片上某人鼓起的腮帮子,心里有点幼稚的泄愤感。


抬头看了眼远处电子屏上的倒计时,离零点还有一个多小时。暹罗广场的人流愈发拥挤起来,越来越多的人以中央舞台为中心聚集在这里等待零点的到来。


Kongphop从天桥上俯视底下热闹的人群,转头走进了商场。


他逆着人流走进逐渐变得空荡的商场,在众人中显得格外显眼,所到之处像摩西分开红海。


手中精美的礼品袋里装着一对透明树脂摆件,是两只憨态可掬的小猫。Kongphop送礼物似乎总喜欢选择成双成对的东西,Arthit笑他是送一半还得要一半回去,但或许这也是Kongphop潜意识中不断强调他俩之间联系的表现。


下午等学长之余自己逛街的时候,Kongphop想到Arthit这阵子为了工作的事常常买书,索性给他买了个Kindle。在Arthit心里Kongphop还是个生活费只够日常花销的普通学生,收到礼物后也许又要念叨学弟没出社会花钱没规划了。


说来Kongphop也不知道当初没纠正Arthit这个印象到底是好是坏了,一开始只是不希望显得两人家境差距太大让学长有压力。可等Arthit开始工作,两人都不富裕这点反让Arthit更加拼命。本来还有一个公司有生产部的空余职位,但Arthit还是选择薪资偏高的海洋科技,到了陌生的部门从头学起。


其实两人都不够坦诚,都以对另一方好的心意隐瞒或默默承受些什么。




Kongphop念着Arthit工作的辛劳,早把见不到人的一点小情绪抛到脑后,决心新的一年要继续把学长男朋友捧上天。


商场越往上层走越冷清了,Kongphop独身一人在商品区逛荡未免有些可怜,于是折返到一楼,到咖啡店点了杯热摩卡找靠窗的位置坐下。


店员的热情微笑里似乎挂着点不说破的同情。


咖啡纸杯上印着顺应节日的图案,红白相间很是好看,咖啡店里还放着圣诞颂歌,临街的玻璃上贴着雪花窗贴。Kongphop喝着咖啡看着窗外的人群出了神,去年跨年的时候他们在干嘛呢。




当时他们刚在一起没几个月,进展自然是缓慢的。Arthit说着Plame他们要约着出去吃饭然后通宵唱歌,又在小狼狗的眼神里败下阵来,像那些无数情侣一样揪着每个有意义没意义的大小节日去约会。


Kongphop兴致勃勃地拉着Arthit去游乐场,两人在一堆带着小孩的美满家庭里顽强生存了没一会,选择在气枪和夹娃娃机前奋战了大半天。


Arthit也是那时候才知道,Kongphop对毛绒玩具有发自内心的喜爱,他似乎对玩具的外表毫不挑剔,却对触感分外迷恋。


“……Kongphop,你不只有肌肤渴望症,还有毛绒玩具渴望症啊。”Arthit晃了晃手里那只毛绒绒的玩具熊。


“那可不一样,”Kongphop笑眯眯地抱着手里的毛兔子和哆啦A梦,凑过去飞快地把Arthit环抱了一下,“毛绒玩具是小时候就喜欢的。肌肤渴望症是碰到你之后才有的啊。”


游乐园里人声熙攘,两人之间还隔着三四个玩偶,Kongphop的举动并不显得多亲密,但Arthit还是忍不住在学弟的微笑中红了耳朵。


“Kongphop!”


没新意地落荒而逃。




傍晚时候两人去坐了摩天轮,Arthit吐槽着Kongphop泛滥的少女心(“娘们唧唧的!”),被学弟拉着上了胶囊状的车厢。


摩天轮运行得很慢,Arthit眯着眼看着窗外逐渐暗下来的天色,远处楼房的轮廓镶上了一条金边。


“学长以前坐过摩天轮吗?”


Arthit转头对上学弟专注的眼睛,里面盛着笑盈盈的神色,Arthit不太自然地撇开目光,用手里玩偶的爪子挠了挠自己的鼻子。


“坐过啊!”抬眼瞥瞥学弟,又看向窗外,“就……小时候和父母坐过一次。”


Kongphop的语调马上变得很高兴,“那我是第一个和学长在摩天轮上约会的人喽!”


“嗯……这有什么好高兴的啊,小孩子。”


Kongphop还是一直笑着,没有回答但Arthit猜到了答案——无非是和学长在一起做什么都开心之类的嘛。Arthit装作情场老手的样子想,学弟的招数不过就是这些啦。


“P'Arthit。”


Kongphop俯身过来把Arthit身边的玩偶抽走一只,然后手抬到Arthit脖后毫无预警地吻了上来。


Arthit惊得往后仰了仰身子,车厢轻微地左右摇晃起来。


“小心啊学长。”Kongphop退开一点,微笑地看着自己男朋友。Arthit有种被当成小孩的恼怒感,有必要找回学长的威严!张手把Kongphop拉近前来,密闭的空间让他变得大胆,舔着Kongphop的下唇让他张开嘴来。舌探过对方整齐的齿列,挑逗着上颚,摩擦出别样的快感。Kongphop拇指按在Arthit腮边拉开距离,又迅速找回了主导权。


两人分开时车厢已经快降临地面,Kongphop用指腹抹去Arthit唇角一点银丝,餍足地眯起眼睛。


“据说在摩天轮行到顶端时接吻的恋人会永远在一起哦。”


Arthit脸上带着绯色轻轻呼气,“你真是……少女心恋爱脑。”


“学长不是很喜欢?”




忽然欢呼起来的人群像水开后会鸣叫的热水壶拉回了Kongphop的思绪。抬眼看了看广场边的电子屏,跳动的字符已经进入最后一分钟的倒计时,节日的气氛或多或少感染到他,Kongphop把目光放回人群,却看到一个人影与众不同地从摩肩接踵的人海里挤出来,向他的方位跑来。


越跑越近,最后在落地玻璃前停下来,撑着膝盖弯腰喘了好大几口气,然后抬头冲他笑了笑。


衬衫一边从裤腰里溜了出来,头发跑得凌乱额上一层的汗。


是Arthit。




Kongphop愣在那盯着窗外的人作不出反应来。怕是少女做的美梦都没这么负责任卖力演出的主角,人群的狂欢都与之无关了。


Arthit看着傻掉的学弟,伸手指了指,从旁边门外走了进来。


直到他走到桌前,Kongphop才如梦初醒般站了起来,膝盖在桌板下撞出一声闷响也顾不上痛。


“P……P'Arthit?”


Arthit觉得自己的小狼狗男友幸好没长尾巴,否则这会估计快摇断了。瞥到倒计时还有最后几秒,Arthit双手捧住Kongphop的头像对个孩子一样把唇凑上去安慰他,顺便印证自己的真实性。




“新年快乐啊,Kongphop。新一年,也要继续做我男朋友啊。”


零点一过,广场上空升起盛大灿烂的烟火,映在Arthit瞳孔里像璀璨的黑钻石,Kongphop抿着唇,情话高手磕巴了半天只憋出来一声嗯。


Arthit絮絮叨叨地,“要感谢那个摩的师傅跨年还一路飙车送我过来,现在估计还堵在那呢,正好赶上也是巧了嘿——”伸手把学弟刚刚站起来时顶到的头顶的装饰物拿开,才发现是一小束扎着红丝带和铃铛的槲寄生,挑挑眉松手让它悬在两人中间,Arthit又飞快在Kongphop嘴角亲了一口,“好了,在槲寄生下要偷走恋人一个吻,现在勉强还算在圣诞假期里吧——满足吗,Kong少女?”


Kongphop的大脑好像才从当机状态重启过来,伸手把Arthit抱住。


心脏像一只打满气的气球,把胸膛填得满满当当。




“新年快乐,暖暖。”








Fin.


+++++++++++++++++++


评论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