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色木丁

『顾顺×李懂』请你汇报心的方位

心动

It is vivid:

海水沉浮,舰上却稳得很,连水杯里的波澜都不会起。

四周安静无声,只偶尔有一串整齐划一的脚步从天花板划过。

房间里的灯都熄了,夜色投入房间,带着近乎温柔的静谧。

这种环境,睡着不过几个呼吸间的事。

然而,房间左侧的木床上却传来了“嘎吱”的翻床声。

时不时就在黑暗中冒头,看来床的主人有很大的心事。

李懂双手枕在脖颈下,努力地闭着眼睛,睫毛末端微微颤抖,没过多久,他叹了一口气放弃了。

睁开了眼睛,又向右边翻了个身。

他的脑海里乱得很,准确来说,是从罗星中弹后就乱得很。

他总是不受控制地回想罗星中枪倒地的那一幕,他常常想,如果自己当时再镇定一点,再勇敢一点,再果断一点,高鑫应该就不会发生那种事了。

可是凡事无如果。

心中的郁结之气就一直憋在胸膛里出不去也咽不下,而这股郁结之气在今天终于被一位“空降兵”激到了临界点。

那个叫“顾顺”的,人拽的二五八万似的,从下飞机嘴里就一直没停过,一直嚼着口香糖,就连面对队长都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后面还和自己说什么“期待你的表现”,搞什么,明明是同级,却好像他比自己大一头似的。

偏偏他的实力又能撑起他那目中无人的架势,听队友说,他是唯一能代替罗星位置的神枪手。

罗星的实力李懂最清楚,在直升飞机上都能一举爆了在船舱内海盗的头,分毫不差。所以如果顾顺真有那么厉害,那李懂确实不能说什么。

他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吐出。

心中横冲直撞的郁结之气好像淡了一些,他放松自己打算睡去。

日后的行动还要一直与他合作,希望一切都顺利吧。



远处的炮弹声和近处的子弹射击声不断轰击着耳膜,已经几乎听不到了外界的声响。被炸飞的残墟,汽车甚至是人体掉落了一地,尘土与血液肉渣混杂在一起,脚下一不注意可能就会踩到一脚。

黏糊糊的,泛着浓烈血腥味。

行动战队的成员们都刻意忽略脚下的粘腻。

李懂和顾顺抢先上前一步,在屋顶外墙上飞檐走壁,几个跳跃就出去了十几米,飞速占领制高地。

腺上激素随着穿梭在空气中的子弹飙升,李懂可以清晰感觉到心脏在胸膛快速跳动。

他和顾顺爬到制高点的边缘,耳机里是队长叫他们小心汽车炸弹的警告。

他们两个刚刚就看到远方一个汽车闯进交火区引爆,李懂内心暗骂了一句。

真他妈是丧心病狂。

他趴在屋顶,拿着军方特制望远镜勘察情况,经过罗星的事情,他不容得自己再有半点马虎。

慢慢调整自己的呼吸,将注意力调到最高。

顾顺从后面跟上,架着狙击枪就压到了李懂身上。

李懂本能地就承受住了压力,将抢扛了起来,注意力被分走半分,他回头看了看顾顺。

顾顺终于舍得将脸上那漫不经心的狂傲收下去,现下眼角眉梢尽是专注,他的眼神瞄准狙击枪上的瞄准镜。

一呼一吸间带着沉稳的杀气。像是一匹伏在高处静静等待时机的狼。

“别动。”

低低沉沉的声音响起,又是习惯性的命令式语气。

唇齿间的口香糖薄荷香气也淡淡飘出来,让人不由得精神一振。

李懂没应他的话,却也是一动不动地趴在原地,默默用肩膀撑起他和狙击枪的重量。

又是一辆汽车炸弹冲进了战区,顾顺皱眉,通过瞄准镜的放大寻找那暗中操控的人。

个狗娘养的东西。

当他发现一个藏在汽车后神形怪异的人时,狙击枪下一瞬就瞄准了那人,顺便内心送给了他句脏话。

一举命中,顾顺压住了狙击枪强大的后作力,稳稳将那人的脑袋爆成了菊花。

他轻哼一声,把咬在后槽牙的口香糖重新用舌尖勾出咀嚼,抬手把枪从刚刚一言不发的李懂肩上撤下。

顾顺拍了拍他的肩。

“干得不错。”



这一战打得还算轻松,李懂跟在顾顺背后去找队长集合,看着前面那人挺拔的身姿,他确实不得不承认

这个人,和罗星相比实力不相上下,他确实有他狂傲的资本。

李懂原本以为,这次的任务已经完成,可以顺利地回到军舰,在他的档案上加上轻描淡写的一笔。

“成功将中国所有侨民从依维亚共和国战区安全转移。”

他没有想到,这几个字,在接下来的不可预料中,变成了沾了血的沉重一划。

后面的事情请原谅他不愿回想,身为军人的责任就是在关键时刻为国捐躯,不辱使命。

然而就是为国捐躯这四个字,不辱使命这四个字,背后都有无数个英雄将其扛起。

用自己蓬勃的生命,年轻的肉体,不屈的灵魂为自己神圣的信仰奉献,直至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在这一大片一大片的血色和灰暗中,李懂唯一愿意记起的温暖,

是他的搭档,是那个神枪手,是顾顺。

他不知道自己对他态度的转变是从何时而起的。

可能是他端着枪一言不发却从未失手地扣下扳机那个时候。

可能是他吊儿郎当嚼着口香糖走在他身侧的那个时候。

可能是他痞痞地笑着说自己做得还不错的那个时候。

可能是他在中弹后毫不犹豫地将手里的狙击枪扔给他的那个时候。

李懂身为特种兵,身为蛟龙中的一号,浑身都是本领,有自己的骄傲和骨气,通常不把别人的夸赞当回事。

可是当顾顺肯定他的时候,他心里竟会涌起被授予军衔一般的激动。

顾顺说他以后可以考虑去转做一名狙击手。

他在这一切结束之后,竟然真的开始认真考虑这个问题。

正想得出神,外面突然响起了叩门声。

他打开门一看,竟然正是他刚刚脑子里想的人。

这种好像秘密突然被发现的感觉一下子将他的脸涨得通红。

顾顺皱着眉头歪头笑看着他。

“怎么了啊?脸那么红?”

“没……没事。”

他打开门让他进来。

顾顺同他擦肩而过时顺手拍了拍他的脸。

“是不是在偷偷看什么不好的东西呢?”

军人也有生理需求,这点不奇怪。

而且他们两个现在也算生死之交,这种玩笑最近被顾顺开得勤快。

“才不是!”

李懂深呼吸一口气,想要自己的脸不要那么不争气地一直红着。

顾顺回头似笑不笑的乜他一眼。

“怎么样?”

他大刺刺地就直接坐上李懂的床。

“上次我和你说的进入狙击手队伍一起训练的事情,考虑得怎么样?”

嘴里还是嚼着口香糖,低低沉沉的声音好像含在嘴里绕了好几弯才出来。

性感的要命。

李懂挨着他坐下,神色还有些犹豫。

“我……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胜任,因为你知道的,我这个人容易紧张,一紧张就容易犯错,而战场上又……”

眼看着他又要絮絮叨叨起来,顾顺竖起一根食指抵在了他开开合合的嘴唇上。

指尖沾了点湿润,顾顺的喉结不受控制地上下滑动了一下。

“你的实力没有问题,再专业的人也会紧张,也会有压力,只要你把压力化为动力,他就不是你的软肋,而是你的武器。”

他靠近他,盯着他的眼睛瞧。

“现在我只问你一句,想,还是不想?”

顾顺的眼睛生得极好,那一双在战场上用来锁定的敌人的眼睛现在全部落在李懂身上时。

李懂觉得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

他只能追随自己内心的声音。

“……想。”

顾顺笑了笑,将食指从他唇边撤下,勾起叩了叩李懂的脑门。

“这就对了。”

他走出李懂的房门,心情甚好地哼着歌,他想着,如果刚刚那小子敢说出一个不字。

他就对着他亲下去。

亲到他没力气说不为止。




训练场上,顾顺和李懂伏在山顶的草丛中。

目标位置瞄准了山坡下一座房子里的另一队队员。

他正蹲在窗檐下没有冒头。

李懂的呼吸声与顾顺同步,两个人好似混为了一体。

他先前向队长打报告说自己想成为一名狙击手,队长二话不说就给他写了推荐信,所以他现在,才有资格,和顾顺在同一个训练场里练习。

正恍惚间,顾顺从后方爬了上来,将枪压到了他肩上。

这个动作,让他想起了之前在红海行动中,他和他第一次合作的那次。

“别动。”

低低沉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连话都是一样的。

顾顺抽空低头看了看李懂那听话一动不动的姿态还有怎么也藏不住的通红的耳朵,心里不由得笑了笑。

抬头看去,房间里的人终于熬不住抬了头,准备给他们一枪,

顾顺等的就是这个时候,

他压紧枪身,指头快速扣下扳机。

“砰——”

那人头上就沾了红色的颜料。

顾顺吹了声轻哨。

李懂看着他出神入化般的枪法,内心佩服,更是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追上他。

就算不比他厉害,也一定不要比他差。

他想着,抖抖肩,想要顾顺将枪的重量撤掉。

“别动。”

顾顺压着他。

李懂一愣,这不是爆头了吗?

他回头想去问顾顺。

却没想到,刚转头,一股淡淡的薄荷香就向他袭来,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唇上就贴上一块柔软的东西。

上面有一些因为长时间埋伏在地而缺水突起的角质层,不过这不影响它的柔软。

反而痒痒的,挠到人的心尖上去。

李懂的脑子里刹那间一片空白,他后来回想,哪怕是一个手榴弹在他面前爆开,他的思绪也不会动荡至此。

顾顺的头向后仰了仰,离开他的唇,看着他愣愣的样子笑。

那带着薄荷香气的笑声震得李懂朦朦然然间回了点神。

“你……你干嘛亲我?”

话语刚出,他就发觉不对劲,一张脸又涨得通红,连迷彩都挡不住。

“这不怪我。”

顾顺终于憋不住,大笑出声。弯着腰从他身上爬起来。


“都叫你不要动了。”



———————————————————

小剧场:

周身的温度慢慢降下来,李懂趴在床上直喘气。

他简直羞愤地想要把自己蒙死在枕头里。

堂堂蛟龙特种兵,没想到自己的体力在床上竟然这么地不耐。

而他对于顾顺的持久力也简直敬佩到叹为观止的地步。

李懂侧过头乜了顾顺一眼,自己喘得像脱水的鱼,也就指尖还剩点力气,而他呢?

该死的,竟然还好整以暇地在对自己笑。

“还好吗,你?”

顾顺懒懒地开口,餍足之后,他的声音里还带着缓缓消散的情欲。

“……”

李懂决定不理这个人。

“李懂,请你汇报你的位置。”

顾顺从他身上翻下来,手却还留在他身上,若有若无地划着他伤痕累累的后背。

李懂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滚起来了,他下意识的蜷紧自己的脚趾头。

“在你身下零公分。”

他从善如流,这种问话,顾顺在每次结束后都会乐此不疲地问他。

果然,顾顺满意的笑了笑。

“李懂,请你汇报心的方位。”

没想到他这次又多了一个花招。

李懂因为刚刚过分亢奋而缺氧的大脑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什么?”

“你心的方位。”

顾顺一双在黑暗中也发亮的眼眸凝着他。

“干什么?”



“我要狙击它。”



END

——————————————————————

昨天晚上去看了《红海行动》,狙击手×观察员这对我真的磕爆。

于是脑热手快撸了一篇,大家凑合地看吧

脑子不记事儿,有些地方可能和电影里有些出入,大家多担待哈😂

喜欢的小伙伴记得给我点一个小红心♥️喔!

握手🤝

评论

热度(7329)